首页 > 言情女生 > 重生后,摄政王被我调教成磨人精

第六十六章 御花园谈心(1/1)

目录

景浣不太好意思地朝着易北炔福了福身子,然后转身和自己的哥哥解释起来了自己和易北炔认识的事情。

“哥哥,晁国的皇帝就是我给你说的,昨天晚上我遇到混混救了我的那个人,你可得相信我,我第一次出远门就是这次和你一起的,之前绝对没有偷偷跑出来。”

坐在上面的易北炔也没想到自己和这个和亲的公主之间居然还有这么深的缘分。

况且景浣的性子也比较喜欢玩闹,这样一想之后,易北炔突然觉得和亲的事情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了。

慕容博听到这话之后也是有些震惊,然后朝着上面的易北炔行了一个大礼,恭恭敬敬地说了起来。

“多谢晁国皇帝昨晚出手相救,如果不是你的话,舍妹可能就要……”

对于这些繁文缛节,易北炔一向都是不太喜欢的,所以他赶紧从上面快步走了下去,扶起了还准备行礼的慕容博。

“您这话就说的严重了,既然景浣是前来和亲的公主,那这就相当于我救了自己的家人了,道谢一事太严重了。”

因为有了之前的事情,景浣和易北炔两个人也不算太陌生了,易北炔便主动提出了要去御花园转转的话题。

“不知道绍兴国公主有没有兴趣与寡人去御花园里面转一转,听下面的人说最近里面的花还开的不错,不知道寡人有没有这个荣幸。”

一旁的慕容博听到这话之后也是比较开心的,毕竟两个人成亲前有一定的感情基础,总比成亲时是陌生人好得多。

“景浣,你就和晁国皇帝一起去御花园里面转一转吧,刚好哥哥也有些乏了,还想要劳烦晁国皇帝给我安排一间偏殿,让我稍微休息一下。”

一旁的太监十分的扎颜色,赶紧把慕容博引到了偏殿里面去,景浣和易北炔两个人也慢慢悠悠地转到了御花园。

只有景焕和易北阙的时候,气氛相对轻松了许多,二人说起话来也没有先前那么拘束。

“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是晁国的皇帝,之前我还以为你就是个酒疯子,昨天晚上还那样出言讽劲呀,你可不能给我记仇啊,他们都不是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嘛,你都是皇帝了,估计就很大度了吧。”

易北炔听到景浣这话之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我能是那种小气的人吗?如果要治罪的话,刚才我就找你麻烦了。”

景浣听到这话之后也是赞成的,点了点头,抬起头,笑意盈盈的对着易北炔说了起来。

“也是啊,你就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从昨天晚上你愿意救我这件事情中,我就已经看出来了,你和他们口中晁国的男人还是有些不太一样的。”

听到景浣说了这样的话,一瞬间就来了兴趣。挑了挑眉之后,出声问了起来。

“在在你们绍兴国的人眼中,我们晁国的男人是怎么样的?”

景浣摇了摇头之后,便开始给易北炔说了起来。

“我没听大家说过晁国的男人怎么样,不过是因为当时我父王没办法,说要送我来和亲之后,我母后和我哥哥两个人为我打听过,说晁国的有些男人会打自己的夫人,而且还会关她们禁闭,过来之前我是十分害怕的。”

听到这话之后易北炔也是赞成的,点了点头,毕竟有些男人真的很过分,这自己是知道的。

“之前有现在没有了,因为我们晁国专门给男人设定了法律,不能虐待自己的夫人,如果有的话,自己的妻子可以向府衙提出离婚,还可以分得一定的财产。”

景浣听到易北炔的这话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

“这样就好,我之前见过母后打理后宫,其实女人也挺辛苦的,有些事情是男人根本替代不了的,还是要对自己的夫人好一点的。”

易北炔不愿意把话题继续留在这个上面,直接出声就换了其他的话题聊了起来。

“那听你这样说,你的哥哥应该很爱你了吧?”

一听到说自己的哥哥,景浣骄傲的点了点头,神气十足的给易北炔讲了起来。

“那是当然了,这个世上除了我的父王,最爱我的男人就是我哥哥了,之前还在绍兴国的时候,我和我哥哥经常逃出皇宫去,每次父王回来要打我们两个人,哥哥每次都说是他出的主意,挨打的都是他,他从来不会让父王罚我。”

说起自己的哥哥,景浣觉得慕容博护着自己的事情,用一天一夜都说不完。

“还有那次其他世家的公子和我打架,他们没有打过我,就跑去和父皇告我的状,说我欺负他们,被我的哥哥知道了之后,我哥哥第二天挨着挨着去他们的府上把他们给打了一顿,而且在最后的时候,还警告他们下次如果再找我父王告状的话,他就把他们扒光挂在城墙上面。”

听到这之后易北炔不禁的笑了起来,自己都能想到,当时那些世家公子被慕容博吓成了什么样子。

“那后来呢,他们再也没有找过你的麻烦?”

“当然没有了,我哥哥那么厉害,他们所有人全部加起来都打不过。”

“……”

在景浣讲述慕容博如何保护自己的,对自己好的事情的时候,易北炔的眼神中充满了向往。

毕竟景浣说的那些事情自己从来就没有感受到。

这么多年来没有父母陪在自己的身边,只有一个整天冷着脸教自己该如何当一个好皇帝的舅父。

“我真的好羡慕你啊,有那种家人在自己身边一直保护自己的感觉,不像我,从我记事起身边就只有一个不苟言笑的舅父。”

景浣看着刚才还神采奕奕的易北炔这会儿看起来十分受伤的模样,开始出声安慰了起来。

“没关系啊,之后有我啊,我会像我父皇母后哥哥疼爱我的模样,对你好的,从今往后你身边不止有你的舅父,还有我,这样一想的话,心情是不是好多了。”

景浣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三言两语将失意的易北炔说的眼中充满了神采。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