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问道长生从斩妖开始

第一百六十一章、生死簿(1/2)

目录

妖道见捆住自己的竟然是出自魂书的勾魂锁链,心中不禁又惊又怒,还有些许惶恐,怎么这项绝技竟被外人偷去,难道竟有人瞄上了阎君教,还派人渗透进去,偷了这魂书魂笔的修炼法诀?

要做到这些,那对方的人只能是青袍以上道人,这怎么可能?

听见妖道质问,陈元大笑道:“什么魂书魂笔,我的是生死簿,判官笔,这才是正牌,你的顶多是个彷冒,也敢说我偷学你?”

陈元话音刚落,晴空中忽然响起一串惊雷,天地间悠悠荡荡,吹起一阵清风,无穷玄远处,似有仙乐妙音传来。

陈元身后一册书卷缓缓展开,正是魂书,却见魂书封面上一笔一划烙印上三个大字:生死簿。

陈元手中的勾魂锁链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妖道只觉铁链在自己法相上面生了根,任他怎么挣挫腾挪,休想挣开分毫。

妖道伸双手握住锁链,想要抗衡陈元拉扯的力量,却发现这力量大的出奇,几乎无穷无尽,哪里容他反抗。

他大惊失色,抬头往陈元看去,只见他小小一个身子站立在小山头上,身上金毛疯狂蹿出,眼中金光迸射,俨然在以齐天大圣法相在驱动勾魂锁链。

与妖道的法相相比,陈元的身躯就像是一粒黄豆,可他手握勾魂索,把妖道不住地往自己这边扯过来,彷佛一只蜘蛛捕获了一头巨象般让人不可思议,妖道死命挣扎,竟然半点不得解脱。

范阳和韩复四人此时已经冲到半山,见到这副奇景,全都停下脚步,山前山后,数千山贼,秀房中的几十个女人,连同刚刚劫后余生的姚映雪,俱都停止了忙碌,只觉大脑一片空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无以名状。

妖道心中焦躁起来,若真被对方拖过去,那可就无路可逃了。

他一人之安危不足道,可是不能将此人的消息传给道首,让道首提起注意,这却是大事。

妖道咬咬牙,心中发狠,肉身勐地前冲,撞破法相眉心,竟然舍了法相,向远处逃遁去了。

法相没了主体驱动,顿时松缓下来。

陈元只觉手上一轻,不多时就把法相拖进生死簿中。

生死簿中现出种种磨难,刀砍,斧斫,火烧,电击,水淹,土埋,冰冻,灼热,轮番上阵,不休不止。

法相终究只是一层皮相,比不得法身的不可磨灭,在这诸番磋磨下,很快被消磨得破败不堪,散成缕缕菁纯元气,补进陈元神庭,被齐天大圣吞下肚中。

见妖道向远处飞遁,池明明转身就要去追,刚要起步,却不由得一个踉跄,低头看时,却见两脚上不知什么时候缠了两道黑白气。

这黑白气十分沉重,缠在她的脚上,竟像是坠了两座山,拖着她向地下陷去。

池明明不知阴阳气底细,还当是妖道的后手,正要设法挣脱出来,却听远远地传来陈元的低语:“不要管他,让他去吧,我有安排。”

说着把阴阳气收了回来。

池明明收了法相,一纵身来到陈元身旁。

“师父,怎么放妖道跑了?”

池明明不解地问道。

她在岱山府待了两个月,就是为了伺机除掉妖道,没想到师父出马轻轻松松就把妖道镇压,完全不需要什么伺机而动,什么阴谋诡计,可偏偏他又把妖道放走了。

陈元抬起手来,肉眼不可见处,上面缠绕着一根丝线,一端伸向妖道逃跑的方向。

“放心吧,他跑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