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717

推荐阅读:陈汉升我真不想重生陈汉升萧容鱼小说大梦万千界剑破绝域全面攻略归一维度魔神的代行者仙墓我家网络会变身奈何老公太宠我

    梅枕石决定不在解毒的问题上多纠结, 问道:“跟不跟秦子羽?”

    叶舟点了点头,却没马上行动, 而是坐在摊子上, 认真地吃完了店家端上来了一笼烧麦。

    “啧,我说句实话你别生气。”梅枕石拿起一个葱油饼, 玩笑道, “我过去总以为, 像你们这种名门正派的弟子辟谷后肯定餐风饮露, 不屑于吃人间五谷。”

    叶舟端起瓷碗, 抿了口热豆浆, 道:“确实如此。我自小服食辟谷丹, 辟谷后不食杂粮, 不饮琼浆,只偶尔喝茶。”

    梅枕石哈哈大笑,十分好奇:“那现在怎么吃了呢?”

    时值清晨, 城门初开, 源源不断的修士入城出城,街道两边的店铺初初开张,有的洒水打扫门口, 有的取下屋檐下的灯笼, 还有的如他们,熟门熟路在摊子上买早点。

    叶舟望着络绎不绝的人流,静静地看了会儿,回首对梅枕石笑了一笑, 恰如空潭流水,洗练澄澈:“红尘如炉,炼我丹心。”

    梅枕石一怔,旋即叹息:“原来如此。”

    不入红尘,焉能超脱红尘?这个新朋友自高山仙门中来,自是要体悟与仙门清冷不同的繁华人间。

    那么他呢?

    他生在锦绣人间,看遍勾心斗角,醉生梦死,可从未进入过十丈软红外的天地。或许,已是时候离开功名利禄,去野山荒洞里静修十年百年,好好沉淀一番。

    一时间,两人都不曾开口说话,静静用完了早点。

    而后,悄然离去。

    叶舟打开袖中的玉盒,一只碧绿的甲虫飞了起来,嗡嗡盘旋两圈,循着秦子羽染上的香气飞去。

    “走。”

    两人追了过去。

    秦子羽会去哪里呢?他去了吴城。

    如斯选择,秦子羽自有一番考量。他对叶舟的身份存有疑虑,无法判定出于谁之手,但考虑到他问的问题,暂时排除了楚城、吴城,他们都知晓内情,没必要来逼问他。

    之所以不去找楚汤,是怕自己供出了飞絮山庄后,对方直接过去了,万一碰上那不就是自寻死路,故而绕远了些,去找吴之问求助。

    他身中剧毒,难以调动灵力,不敢使用飞行法器,骑了一头彪悍的豹子,快速奔驰在半空中。在鞭策和丹药的诱惑下,骑兽竭力狂奔,把五日的路程缩短到了两日,终于赶到了吴城。

    这个时候,吴之问正忙。

    自秦、楚起了争端,吴城就装出一副和事老的模样,一直“忙前忙后”,似乎想要调解纷争。然而真实的意图路人皆知,不过是为了给秦城安上罪名,好使自己师出有名罢了。

    但知道归知道,五城平静得太久,有野心的看不到机会,有抱负的没有舞台,大家都渴望起些波澜,好浑水摸鱼,成为乱世中的那个英雄。是以人人入戏,陪着吴城唱念做打,忙得不亦乐乎。

    这一日,吴城少城主吴之问便开了个论道大会,邀请中洲诸多名流,辩论秦老城主为了清理门户动手,是“情有可原”还是“明知故犯”,为接下来的事铺张声势。

    既然有政治目的,这番作秀自然越热闹越正式才好。

    地点选在吴城的仁心书院。分院的院长很清楚他们是想逼迫仁心书院站台,很不情愿,但他实力不过金丹,打不过吴之问,只能勉为其难借出场地。

    春-光明媚,春风和煦,仁心书院最美的百花园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迂回清幽的曲水旁,被邀请来的清流名人席地而坐,手持酒盏,或是闲聊,或是攀谈,十分热闹。

    待到时候差不多了,吴之问便含笑出场,说明今日的主题,邀请在座的人辩论。

    舌战群雄是出名的一大捷径,来客自不会错过,迫不及待地挑起了话头:“在下以为,五城盟约既定,无论出于何种缘由都不该毁诺……”

    这是吴之问用来造势的地方,主流论断当然是谴责。不过为了让表演更真实,同时也安排了几个反对者,争辩秦老城主的所作所为都是家事,非一城之事,不能因此就认定秦城有意撕毁盟约,等等。

    议论正酣,书院的结界被触动,众人只看到一个骑着豹子的人跌跌撞撞冲进了场内,皮肤苍白,衣衫沾透了血液。

    吴之问讶异地站了起来:“秦、道友……?这是我吴城的论道大会,你……”他当然认出了秦子羽,但不敢叫破他身份,心念急转,琢磨着怎么把事情混过去。

    “救……救我……”秦子羽声如蚊蚋,喷出老大一口鲜血。他没想到那么快就会毒发,对方根本没考虑留他性命,生死之下,哪管得了什么大局计划,双目圆瞪,死死看着吴之问:“救我!”

    吴之问的脑袋嗡一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他强自镇定,胡乱找了个借口:“看来你似乎遭人追杀,放心,没人敢在吴城乱来。来人,把他扶进去,找个大夫好生看看。”

    他想趁在座的人没认出秦子羽来之前,快刀斩乱麻将事情敷衍过去。

    然而此时,长廊里不知哪个侍女尖叫了一声:“天呐,是秦少城主!”

    “什么?秦少城主?”

    众人哗然,离得近的忙不迭探头看来看去。

    秦子羽只闻到一股奇异的幽香,而后,苦苦坚持的神智像是夏日的冰,无力地消融,最终化为虚无。

    他一头倒在台阶上,已气绝而亡。

    “果真是秦少城主!”分院长高坐贵宾席,自然看了个分明,也无意遮掩,一口叫破道,“他死了!”

    “什么??!!”

    整个书院炸了。

    没有人看到角落里,一个身材高挑却灵巧的人退出了园子,三两下扯掉身上的儒生装扮,大大方方地离开,混入街道中,泯然众人。

    拐角处的酒馆。

    叶舟看着走过来的梅枕石,轻声问:“成了?”

    “雕虫小技。”梅枕石一副侠客打扮,潇洒落座,嘴唇微动,“等着看好戏吧。”

    半个时辰后,全城戒严,但街头巷尾已经流传起“秦少城主死在吴少城主面前”的消息。

    目击证人太多,流言根本止不住。

    梅枕石对自己掐的时机十分有把握,绝对能把这池水搅浑。他更担心叶舟,这个新朋友什么都好,就是杀人灭口的套路不是很熟:“秦子羽的尸身在他们手上,会不会联想到你和你的师门?”

    他对炼丹师所知不多,但基本常识还是有的。威力这么大的毒丹没几种,会炼的少之又少,加上材料特殊,要是有心追查下去,不难查到金石峰。

    “这不是金石峰的丹方,我也没在人前用过。”叶舟不缺谨慎,思索道,“虽然里面有一味药十分难得,沿着这个线索说不定会查到些什么,但我想也不会有人为秦子羽费这个心思。”

    梅枕石一想也是,秦子羽的死关键在于他死了,而不在他怎么死的。且秦老城主都恨不得他死,更不会有谁不辞艰苦去寻找真相。

    “说起来,”叶舟又想起什么似的,迟疑道,“就算以后查出来是我,应该也没什么吧。”

    梅枕石:“……你说得对!”有后台的人就是任性。

    叶舟放心了。道门修士除魔镇恶乃应有之义,然则秦子羽非魔非恶,算得上正道人士,且身份不低。他向来只杀该杀之人,这样对付一个与自己无冤无仇的人尚属首次。

    但他并不后悔。

    世上没有不流血的和平。

    紫微城。

    假如说有什么地方的消息,能与天义城一般灵通,那便是听说茶楼了。

    听说听说,道听途说,却每每准得不可思议,更神奇的是,很多事当天上午发生,傍晚就能在茶楼里听到。

    正所谓大隐隐于闹市,殷渺渺凭借樱桃青衣,伪装成一个金丹散修,包下了听说茶楼的一间包厢,天天准时来报道。

    今日一开场,说书人二话不说,张口就是:“谁能想到,堂堂秦少城主,竟然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在那样的一个地点,离奇死去。”

    啥?秦子羽死了?屁股刚黏到凳子的人一下子蹦了起来。

    说书人一敲醒木,微微一笑:“个中原委,请听某慢慢道来。”

    他从辩论大会说起,语调时而急促时而缓慢,引人进入当日的场景。不知不觉,满座的茶楼寂静无声,人人都在侧耳倾听。

    包厢里。

    “咕嘟”“呼噜”“吧唧”,盛着肉羹的瓷碗中,一只肥嘟嘟的小黄……鸟心满意足地抬起了头,熟门熟路地在手帕上擦了擦嘴,而后蹦跶到栏杆上,专心致志地听起故事来。

    说书人正好说明后续:“吴城已验明正身,证实确是秦子羽无疑。他身中无名剧毒,五脏六腑已化为脓血,然尸身保留完好,栩栩如生,诡异至极。”

    底下的看客踊跃得很:“这么霸道的毒药,莫非是魔修所为?”

    “非也非也,药毒不分家,高明的炼丹师不仅会炼丹药,亦会制毒。”马上有人反驳。

    大家免不了要把中洲几个会制毒的人列举出来,一一辩驳。

    说书人歇了会儿,等到议论得差不多了,方神秘一笑:“诸位可知,接下来发生了些什么?”

    有一中年儒士稍加沉吟,问道:“莫非是秦老城主……”

    “不错,昨日夜里,秦老城主赶到吴城,确定秦子羽死后,表示此间事了。又对吴城主道,愿意和楚城化干戈为玉帛,以一件绝品法器作为赔礼。”说书人慢悠悠地道出内情。

    儒士颔首道:“当初秦城主不过是摧毁了些许城墙,一件绝品法器……倒也够了。”

    “哼,这不就是低头了么。”角落里的一个年轻人嗤之以鼻,“什么赔礼,是怕了楚城吧。”

    坐在他隔壁一桌的女修反唇相讥:“事情是由秦子羽而起,他死了,矛盾自然消解。秦城主拿得起放得下,敢于承担,反而令人敬佩,就怕为了自己的脸面死不低头,害得无数人为他陪葬。”

    类似的争辩在各个角落同时上演。

    殷渺渺一边分神听着,一边想:看来秦老城主并非莽夫,有了台阶就立马下来,反倒是把楚城和吴城架在了火上,进退两难。

    导-火-线被剪,幕后之人一定会再有动作。

    是时候找机会插手,改变棋盘走势了。

    “凤凰儿,吃饱了吗?”她笑眯眯地看向小凤凰。小家伙睡过了整个九重塔,出来就叫饿,短短几天功夫,已经吃掉了数头妖兽的精华部分。

    小凤凰用力点头。

    “过来。”她捞起小胖鸟,别有深意地说,“我们去见一个故人。”

    故人?不知道为什么,小凤凰陡然打了个哆嗦,不寒而栗。

本文网址:https://www.iqisuu.com/txt/8669/281430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iqisu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