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开局赘入深渊

352、353.归途三巴掌打醒小梅(6.3K字-求订阅)(1/2)

目录

第三深渊,望乡山。

腐蚀暖雨大如蛋,磅礴砸落群山间。

灰色蒙蒙,气味刺鼻...

白山怀里,那树枝正爬出,直接钻入前方古怪的屋舍,从里粗暴地拖拽着那诡异的蛤蟆,高举于半空。

嬴凤仙凝视着那蛤蟆,待到近处,她才看到蛤蟆身上竟也闪烁着种种的琉璃画膜,这种光泽有些类似她的月轮。

根据白山所说,她算是个异类,还未达到融神境,就已经拥有了定界之器。

而显然,这蛤蟆是真正的融神境,并且具备着深渊传统————以身子呈现出定界之器。

这种深渊存在可谓是最难对付的了。

它怀着诡异而未知的力量,如果她出手,顶多能够将蛤蟆分成几半,因为她出手期间是无敌的,但出手间隔却能被蛤蟆有机可乘...

可以说,与这蛤蟆厮杀,最后死的人十有八九是她。

然而现在,这蛤蟆却被白山轻易地捕获,就如同一个在禾苗田的栽秧的男子随意抓起了一只蛤蟆,轻松,简单,毫无麻烦。

可是,嬴凤仙哪怕是再看多少次,也难以置信。

她观察着蛤蟆,视线又挪了挪,侧眼看向白山怀里的那树枝,这么一棵恐怖的鬼树真的认白山为主了么?

她心仪的这个男人难道不仅仅是绝世天才,还另有身份么?

她虽是突飞猛进,但却还未真正地联想到开天魔劫,毕竟...她在此间被关了许多年,和外面信息隔绝,刚一出山就不停交战,而白山也不会没事和她说劫主的事,所以嬴凤仙根本无法想到...身边的男人竟是木主。

不仅是木主,他还是变数。

嬴凤仙长腿玉立,轻微并紧,轻轻呵了口气,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她的心魔比她想象之中的还要厉害这么多。

一股安全感和幸福感在她心底生出。

紧接着,她又微微引吭,发出旖旎轻吟。

心中暗道:这般的甜蜜,若是有一天失去了,怎么求也求不到,那...那该会是多么大的痛苦。

想到这里,她芳心里春潮暗涌,情丝无限,心魔越是厉害,幸福越是激烈,那么...之后的痛苦也就越是巨大,她所能磨砺出的力量也才会越发强大。

白山听到身侧师姐发出怪声音,侧头看了她一眼,却见师姐媚眼如丝,双颊如杏,一双眸子正沾满春水,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白山神色骤然一紧,“师姐,你中毒了吗?能够悄无声息腐蚀你的力量,这...”

他变得警惕起来,担心有隐藏的敌人,除却鬼树外,他黑发也如水草般膨胀开,随时准备着迎接未知的袭击。

师姐柔声问:“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白山道:“此处乃是险地,我担心有蛰伏的敌人。”

师姐虽然双腿依然在慢慢扭着,但脸色已经变得冷媚,她冷冷道:“那我去帮你巡逻,若有外地来犯,我斩了他便是。”

说罢,师姐长腿迈动,走出了树伞。

但她没法躲雨,才出去,鹅蛋大小的雨粒子就迎面砸来,师姐轻哼一声,气流将雨粒子给轰飞,这里的雨水古怪,环境更古怪,若想不沾身,只能以面对敌人的办法才行。

白山急忙伸手,拉住她的手臂,一把将她拉了回来,“这里危险,别出去。”

师姐被乖乖地拉了回来,而见白山松了手,又忽地嗔道:“臭男人,谁让你碰我的?”

白山:???

师姐是神经病吗?

嬴凤仙道:“臭师弟,我不让你碰我,你可不许碰!”

白山决定不理师姐。

他总觉得师姐心里可能有许多小人儿,这些小人儿在自己给自己加戏,有外敌入侵的时候,师姐只想着杀敌,若是没外敌了,师姐就开始自我精神内耗了。

说时迟那时快,被树枝裹在中间的蛤蟆看似臣服了,可一双眼睛却幽幽地盯着泥土地。

白山拉回了师姐,就直接召出了深渊交易的天秤,对着蛤蟆道:“交易吧,你的命,换取魅王的下落,以及所有相关信息,还有你自己永远的守口如瓶。有天平作证,你我都不必担心对方不履行契约。”

天秤的一边被放上了白山给出的筹码,就等蛤蟆了。

可蛤蟆却依然在幽幽地盯着泥土地,似乎地面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骤然之间,蛤蟆身上那一个个疙瘩炸开了。

随着疙瘩的炸开,树枝的枝尖也瞬间刺出,之前不钉住这蛤蟆,也只是为了双方正常的交易,但现在明显蛤蟆耍诈了。

哧!!

树枝枝尖戳去,贯穿了内里蛤蟆的身子。

可这一刺却刺了个空!

之前还鼓鼓胀胀的蛤蟆现在竟就成了一张皮。

而那一个个炸开的疙瘩,则是化作了一只又一只的蛤蟆。

那些蛤蟆似乎不想应战,正以恐怖的速度,往四处电射奔逃。

显然,这蛤蟆根本不想进行这个交易,之前的话也不过是缓兵之计。

嬴凤仙握着月轮就要冲出。

可比嬴凤仙更快的是鬼树。

鬼树拥有着无比可怕的战斗意识,在单对单的战斗里,若是让手里的一只猎物跑了,那也太丢人了。

它认了白山为主,若是它没有发挥到应有的作用,主人可是会小看它的!

刹那之间,虚空里树影重重,完全无视距离,在各处出现,仿是这落着灰雨的深山刹时变成了一座鬼森林。

紧接着,一只只奔逃的蛤蟆被虚空里伸出根根树枝戳穿,纷纷钉在地上。

可还有些蛤蟆在被戳中后,却化作了一层皮。

每一层空皮,则如分裂一般产生出更多的蛤蟆。

可是...

鬼树的速度太快,也太恐怖了。

在单对单的情况下,蛤蟆的分裂逃逸速度远没有鬼树枝干戳击的快。

很快,所有蛤蟆都被戳中了。

那些树枝一卷,将蛤蟆们全部卷了回来,落到了白山面前。

蛤蟆,合计四十六只。

这四十六只蛤蟆只是发着“咕咕”的声音,盯着白山看,这一次它们再也没有机会了,因为树枝已经封禁了它们的力量。

默然良久,四十六只蛤蟆一起看着天平,却发出嘶哑而仇恨的声音:“我是不会告诉你魅王所在的...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说。”

白山皱眉问:“为什么?”

蛤蟆发出诡异的咕咕声,却再不说话。

白山冷冷看着它,忽地衣角被扯了扯,小紫飘在他身侧,道:“我...我和它说说吧?”

白山点点头。

小紫这才道:“我知道...你期待着地府能够重新出现。所以,在第三深渊的判官和鬼差追杀我的时候,你才愿意庇护我,让我逃到其他地方。”

蛤蟆虽被钉死着,但却还能反应,顿时一双双眼睛看向小紫,嘶哑的声音道:“你怎么能在外人面前与我讨论这个?”

小紫道:“你快死啦,我也快死啦,现在深渊里混乱的怪物那么多,发了疯的怪物那么多,如果我们也死了,那我们所期待的那一幕就永远也不可能出现。”

蛤蟆没说话。

小紫道:“连我都知道第一深渊和第五深渊的消失很古怪,你应该知道的更多。

地府的存在,是赏善罚恶,是引导人间,是公平公正地轮回转世......

你说,我们深渊之中,有哪个可以执掌地府?到时候,地府不过是披着一层皮,里子依旧是深渊模样。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这才愿意宁可死去,也什么都不说?”

蛤蟆欲言又止。

小紫又道:“它们发现了我,又恨不得我死,你难道还不知道它们真正的想法吗?它们所说的重建地府,只不过是欺骗你们的幌子...”

蛤蟆沉默下来。

白山默默听着,这一路上他早知道小紫身份不简单,之前还听那名为金落的大鬼差叫她阎泣,而现在小紫的这一番话,则越发证明了她身份的不俗。

小紫继续道:“你愿意相信我,还是相信它们?”

蛤蟆道:“你...太弱了。”

它的意思很简单,它虽然愿意相信小紫,可小紫却弱的可怜。

小紫道:“我苏醒的时间并不久,所以我当然弱小,但是...时间还有很多。”

蛤蟆忽地瞥了瞥白山道:“鬼树能为他所用,他的身份很不简单,而且他还是个人类...这般的存在,注定和那天大的劫数有关联。你就不怕深渊的消失始于他手吗?”

小紫看了眼白山。

白山道:“我对消灭深渊没有兴趣。”

蛤蟆冷声道:“那是因为现在还未到那一步,更何况...你还未真正拥有那般的力量。等你有了力量,又有了立场,深渊的彻底覆灭

必定有你一份力。”

小紫道:“那我阎泣,向你许诺,若有那么一天,我定然会竭尽全力地庇护深渊。可是现在,你需要配合我们。”

听到“阎泣”这两个字,蛤蟆又沉默了下来。

它似乎知道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也相信面前这个小紫的潜力。

可是它需要思考...

隐约间,它仿佛站在了一道选择的岔路口。

白山没有催促,他看得出来...小紫的这些话是有用的。

良久...

深渊天平上的另一边总算有了动静。

蛤蟆将它知道的信息放了上去。

双方交易达成。

嗖嗖嗖!

一根根树枝收回。

四十六只蛤蟆也重新融合为一体,它深深看了一眼小紫。

小紫问:“要和我一起来吗?”

蛤蟆道:“也许未来...我会和你走在一起。现在,我还是留在深渊更有用处。只是,我不能再留在第三深渊,我需要逃命了,他们会猜到是我做了交易。”

说罢,它转身离去,在夜雨里渐去渐远。

白山看了眼小紫,“你身份不简单。”

小紫沉默着没说话。

白山又道:“其实,你早就知道我不是灾虎之主了,对吧?”

小紫轻声道:“抱歉,若我不这样,您不会信任我...”

白山道:“没什么,每个人都有秘密,既然你做到了你的那一部分,之后你可以随在我身边吸收阳气。”

“谢谢。”小紫幽幽地飘到他身侧,更加靠近了一点,流血的双眸微微低垂。它现在很弱,所以它需要一个保护者,以获得“发育的时间”,而跟在白山身边是最好的选择。

白山没管小紫,他既然得到了消息,便决定速战速决。一念之间,他带着师姐和小紫钻回了桃花源世界,又拍了拍怀里的鬼树,将它丢到地上,道:“带我去第二深渊世界尽头的大断层。”

鬼树听懂了他的话,伸出两根树枝,戳破虚空,开始在深渊世界之外的虚空中行走,往目的地而去。

虚空里不存在任何深渊怪物,也没有恐怖的暗影区域,这种行走方式,如同作弊,安全无比。

...

...

第二深渊,大断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