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海上升明帝

第774章 茶马(1/2)

目录

张家口城中,无数的商帮都在紧张忙碌着,听闻苏尼特人来朝圣进贡贸易,各家掌柜的都在吆喝着伙计把自家的货摆上柜台,摆到门口,做好展示,以备他们进城后来看货交易。

永聚祥、恒中恒、大德兴、大德诚、巨盛川、恒大桓等一家又一家的商号,仅经营茶庄的就有一百多家,另外经营皮毛生意的,经营牛羊骆驼的,经营马匹的,还有经营酥油,口外蘑孤的,各种各样的商铺店号不计其数,有许多都还是百年老字号了。

其中有不少是鼎鼎有名的明末晋商,不过有细心的人就会发现,这些晋商商号还在,甚至不少老掌柜也还在,伙计们也都在,人还是人批人,但总感觉哪里似乎又有些不同了。

其实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些晋商商号改组了,表明上一家家都还继续经营着,但实际上朝廷早通过厂卫等完成了对这些晋商的调查统计,尤其是那所谓满清八大皇商。

在收复北京后,八大晋商不少直接跟着鞑子跑了,也有些家是两边下注,一面是派了些子弟跟去关外,关内又继续经营着,两边都想讨好,两边都不想错过。

可他们这种吃里扒外的行为,皇帝又怎么可能一直容忍。未收复京畿之前,土国宝马国柱等与他们还暗中交易,那也不过是战时特殊情况,但一收复燕云赵晋,那也是立马开始对他们动手了。

只是相对手段要高明一点,没有简单的抄家封铺,而是先把这些通虏的大小晋商的东家、股东、大掌柜全都请去北京,厂卫请他们喝茶,当然不会惬意。

喝茶是有代价的,就是他们交出各自商号的经营业务等,交接清楚后,皇帝则给他们一道特赦,会将他们送去海南岛安家,在那里每人给十亩地,十块银元,重新开始新生活,以前的一笔勾销。

如果拒绝合作,不肯交接,甚至隐瞒等,那后果自负,不说厂卫们审讯的手段有多专业,更别说能够瞒过厂卫了,最好的下场是有机会自杀,而他们抗拒的最可能下场是流放劳改。

现在皇帝取消了汉人为奴的罪罚,不管犯什么罪都不会贬为奴隶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会好过,因为可以流放做苦役,挖矿伐木种植,到那些深山老林或是海南、台湾等岛上去,劳役苦作一辈子,跟作奴隶其实没区别。

女的还会送入教坊,那更加悲惨。

不得不说,锦衣卫东厂不愧是老字号,他们做这种活那真是十分拿手,就算是八大晋商这些老汉奸家族,也没有哪个扛的住他们三天。

表现好,积极配合的还能有些优待,好茶好酒,好饭好菜,不仅不会挨打受刑,还能家人团聚一起。

所以如今那些通虏的汉奸晋商家族和他们的商号,基本上已经由少府监陆续接管了,旧有业务依旧,以前的商誉关系也还在,不管是钱庄还是茶行还是皮张行等,一切照旧,跟蒙古们的贸易也还在继续。

给蒙古人放的贷当然也还要还的。

曾经获得清廷皇家特许的两大两长字号,即长裕川长盛川和大玉川大昌川这四家茶行,均是清廷特允皇商,持有清帝赐予的红色龙票,是特殊通行证,从收购到运输,一直到蒙古腹地皆通行无阻,受各方保护,蒙古人一见此红色龙票,那都是争相交易,认准他们商号。

而现在,这四大茶庄东家、股东、大掌柜等换了人,由大明皇家少府监派人接管,但原有业务、关系都还在,甚至皇帝现在也给他们颁发了红色龙票,保留下来了原来的一切。

“把牌子挂起来,明天就要互市交易了,咱们这次备足了茶砖,一定要抢到足够的货。”新任大掌柜的交待道。

一名伙计提着笔在写牌子。

“大羊一头,砖茶一斤,十斤茶易牛一只。”

一片茶砖是四斤,直接能换四只肥羊,两片半茶砖能换只牛。

这是长裕川为明天交易打出的招牌,简单又直接,还十分传统,在与蒙古人交易的时候,茶叶和羊,可以充当基本的计价单位使用。

而茶砖和羊的交易价格,就是最简单实用的汇率。

一斤砖茶,换大羊一只,这个价格不算高,甚至有些低,但对于双方来说公平买卖,并不强买强卖,如此价格,只能说明行市如此,蒙古人更需要茶,牛羊供应量大。

长裕川在张家口直接收购牛羊骆驼、羊毛羊皮等,用砖茶交易,然后运回京津或是太原等地,利润很高。

他们以前也会直接深入蒙古腹地交易,那价格还更低,利润还更高,他们甚至还会直接给蒙古人放贷。

宁可三日无粮,不可一日无茶。

有时他们会直接以茶砖跟蒙古牧民换牛犊数头,但并不直接带走,仍让牧民养着,等三四年后长大,再来收取带走,运回内地,可以卖得数倍甚至十几倍之利。

这些茶砖都是内地加工专门卖给牧民的茶,相对便宜,而给王公贵族们的茶,则十分高档,价格自然也贵。

同样的茶,如果从海关出口,比如红茶二十六两一担,绿茶二十四两一担,卖给蒙古王公们,那价格起码得翻上两三番,若是那种高档精品茶,一斤就能卖上半两银子,甚至能几两十几两的都有。

以前晋商在蒙古草原上做买卖,卖给他们茶砖、铁锅、药材、布匹、丝绸、盐、糖、烟丝这些,不仅是卖的贵,收的便宜,而且精明的晋商还利用牧民们牲畜生长周期长,针对牧民开发了各种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