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叫我如何不心动

第105章 进抢救室了(1/2)

目录

凌晨一点,正是人睡得最酣的时候,宁苏意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顿了顿,揉着眼睛坐起来。

房间里灯光常亮,眯了眯眼,她拿起床头柜上正在充电的手机,目光扫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脑子里一下拉紧弦,拔掉充电插头,接起电话。

电话那边,邰淑英焦急道:“快来第一医院,你爷爷进抢救室了!”

宁苏意紧抿着唇,心跳突突,如同擂鼓。

“好,我马上过去。”

她下床冲到衣帽间,随便找了套外出的衣服换上,给徐叔打电话来不及,便自己拿了车钥匙,下楼,开车去医院。

一路上风驰电掣,宁苏意从未将车开得这样快。

车载空调没打开,只有夜风呼呼地从两侧的车窗灌进来,吹起她的长发。

夜色下,宁苏意一张脸苍白清冷、神态紧绷,如同飘浮的鬼魅。下唇内的软肉被牙齿磕住,几乎咬出血来。

夜间的霓虹仍旧璀璨绚丽,路上三三两两的车辆,奔赴不同的方向。而开往医院的车,仅有宁苏意这一辆,到目的地是半个小时后的事。

宁苏意停好车,问清楚宁老先生的手术室,乘电梯上去。

刺鼻的消毒水味充斥着走廊,入目可见是大片大片的白,在夜里显得尤为阴森可怖,脚步声也被无限放大,空荡荡的,响起回音。

宁苏意走出电梯,抬头便看见身形高大的宁屹扬靠墙站立,微垂着头,身影孤绝。邰淑英和珍姨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邰淑英捂着脸,珍姨侧着头低声安慰她。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邰淑英放下手,抬眸看去,见是宁苏意,慌忙站起来拉住她的手:“你爷爷他……突发脑溢血晕倒了,在里面抢救,要做手术,我签了字……”

她双眼通红,话音哽咽,六神无主的样子让宁苏意的心揪了起来。

“别担心,会没事的。”宁苏意揽着她,轻抚她后背,低声安慰一句,又问,“给爸打过电话吗?”

“打过了,他在外地,赶回来要几个小时。”

宁苏意看了一眼紧闭的手术室门,顶上红灯亮着,“手术中”三个字触目惊心。她内心同样仓皇,却不得不镇定下来,想到邰淑英的话,觉察到不对劲的地方:“晕倒?这个时间爷爷不是该在房间里休息吗?”

邰淑英一愣,擦干净脸上的泪痕,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宁屹扬,开口说话,嗓音带着惊吓过后的不平静:“我不清楚,是你堂哥发现的。我听到动静,起床过去看,你爷爷倒在书房门口。”

宁苏意闻言,目光越过她,瞥向宁屹扬,问:“怎么回事?”

宁屹扬仍然垂着头,神色抑郁,不知该怎么开口跟她解释。

“我问你话呢!”宁苏意冷了脸色,头一回这么不理智。

纵然她对爷爷偏心包庇宁屹扬的所作所为有所不满,她失望、难过、试着跟自己和解,可是,无论如何,那是她血脉至亲之人,割舍不掉的关系。现下他躺在手术台上生死未卜,她压根没办法冷静。

宁屹扬抬起眼帘看她,喉结滚了滚,低沉醇厚的嗓音,一字一顿道:“我下楼喝水,撞见爷爷起夜,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他就晕过去了……”

宁苏意抬手按住额头,别过脸去,紧盯着手术室,突然不想看到宁屹扬虚伪的嘴脸,更不想听他吞吞吐吐的解释。

她只期盼爷爷能够脱离危险,平安无事。

这一等就等到了天边泛起亮光,宁宗德从外地赶回来,风尘仆仆,满头热汗直往下淌,神色焦急不过,惶惶问道:“情况怎么样?”

邰淑英熬了一宿,脸色肉眼可见的难看。她早些年做了手术,身体大不如前,因而从公司退居到家庭,专心照顾家人,近几年老爷子的身体基本由她照料。

“手术还没……”

邰淑英话未说完,手术室上方的灯“嘭”的一声熄灭,门缓缓打开,主刀医生从里面出来。

宁宗德、邰淑英、宁苏意步伐一致齐齐围了上去,询问医生手术是否成功。

主刀医生说:“手术是成功了,但我得明说,老人年事已高,能不能醒过来,醒过来后能不能撑过去都难说,先观察吧。”

宁老先生被推进ICU,家属暂时不能进去探视,只能等在外面干着急。

宁苏意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拿出来,走到安全通道去接通,井迟着急的话音透过电流传进她耳朵里:“你这么早就出门了?我做好早餐,准备上去叫你,发现你人不在。”

宁苏意殚精竭虑一晚上,此刻身心俱疲,靠在墙壁上勉强支撑身体。安全通道唯一的窗口没开,四周不通风,十分憋闷。

她微仰着头,眼睛闭上了:“我在医院,爷爷昨晚病倒了。”

井迟惊了一下,急切问道:“现在怎么样?”

“手术刚结束,送进ICU了,暂时不知道。”她声线染上哭腔,几分无助凄然,唯有这时候才肯流露出两分。

井迟霎时间慌了手脚,声音直打颤:“你别难过,我马上……马上过去找你,在哪家医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