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青春 >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第697章 教科文组织紧张了(1/2)

目录

主角火箭的哥哥头槌连忙跳窗逃走,光着屁股裤子都没穿,矮子怒不可遏,谁遇到这种事都生气,绿帽爱好者除外。在情绪上涌时,矮子动手很黑,用折椅砸向妻子,没给主观镜头,只听惨叫,不知道有没有被打死。

少年三侠故事即将落幕,警察直接找到火箭家中差点搜出藏起来的枪。

在逃跑中,头槌见到了个意外的人——小霸王

都认为把风的小霸王被警察抓住,已凶多吉少,但这时他和班尼在数着钱,有好多钱,头槌随手抢走。

这些钱基本坐实连杀旅店元凶是小霸王,十岁的他不仅给出方案,还因为被排除在计划外不满,打假信号骗三侠,他再连杀数人。

人类对同类的死亡和惨状有怜悯,被誉为“动物性怜悯”,同样人类对孩童所表现的罪恶,也会本能的头皮发麻,小霸王简直是天生恶人。

银幕中线索至此汇聚,剧情冲突即将爆发,矮子被邻居告发,夜晚在家中埋葬妻子尸体,告密者终将被告发,警察与小报记者闻风而至。

长毛象在收到头槌让弟弟班尼传回来的消息“矮子告密”后,清晨就收拾好家当,带着贝妮丝持枪劫持一辆车。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车刚发动就熄火,无奈长毛象只能到车屁股推一把,在过程中被在办理杀妻案的条子发现,持枪对射。

枪法不算好,可在于警察人多,打击面积广。长毛象中枪,再加上劫持车辆的司机,见到枪战猛踩油门无论贝妮丝如何大喊大叫让其停下,速度也没有减少他没法上车。

为什么说拍摄方法是导演风格体现,这段追逐戏,香江导演来拍摄,必须是警察的视角还得手持摄像机,营造出紧张感,是科恩兄弟的话镜头一定会上升到半俯视状态,剧情的荒诞,车上贝妮丝开枪误杀等等。

此处主观视角既不是警匪双方,更加不是俯视镜头,是驾车飞驰的司机视角,他害怕小混混再上来,恨不得车子能飞,耳边有贝妮丝哭喊声。

中枪后伴随失血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慢,车辆和追逐的警匪基本处于平行。

“几个匪帮小混混的故事,硬生生被船长拍摄成西部片的荒凉宿命感。”

“这应该就是剪辑和摄影魔法,长毛象这角色有勇无谋,没有英雄的样子,但这段戏我看到了英雄末路,导演的技巧对影片的表达,影响太大。”

影厅的来宾讨论着,少年三侠中,头槌逃走,但按照火箭说法,再未出现,长毛象被警察当场射杀,只有前往教堂祷告的压路车捡回一条命。电影经常出现宗教元素,前面在旅店抢劫,有男性住客佩戴十字架逃过一劫。

但电影是在宣传宗教吗?

碍于电影带来的文化影响,楚舜的影片差不多成为联合国半个必修课,所以众人清楚,总顾问没有宗教信仰,并不会刻意抹黑宗教,也不会刻意夸耀。

【七十年代】

主角火箭,以及他的小伙伴到十六岁的年纪,在上帝之城这个年龄阶段是躁动的年龄,相互之间讨论的话题是有没有开荤。

和消失的哥哥头槌不同,火箭一直在上学,用他的话说学习是为了不劳动,十六岁购买人生第一台相机,最廉价的款型。他的梦相是当一位记者。甭管理想如何,现实中火箭还没开荤,他的女神是卡迪丽安,可惜梦中情人有男友。

“我又没吃醋,人都有缺点。”火箭认为自己很大度,只想与之做一次。

在海滩边,还未成年的学生,在讨论嗨麻还是吸白面好,平淡的语气,似乎在争论是甜豆腐脑好吃,还是咸豆腐脑好吃,同学包括黑人、白人、印度安人、穆拉托人、亚裔后代,为什么上帝之城混乱,肤色的多样性也是因素之一。

穆拉托人是指白人和黑人的后代。

短短几句台词,就交代里约热内卢毒品的泛滥成灾,即便是观众美利坚副秘书长,也稍微有点错愕,漂亮国每年消耗全球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货,可也没有这么随意。

“贫穷,是造成混乱的主要原因。”美利坚副秘书长沉思后说道。

卡迪丽安喜欢嗨麻,火箭说自己能搞来麻,赢得女神一个香吻,配乐是热情桑巴,代表主角内心欢欣雀跃。

说做就做,火箭找到角头。

在上帝之城长大的他,即便很怂没走上和哥哥头槌那条路,也有门道,同学黑虾是角头,能拿到便宜好货。

角头的称呼比较黑话,和普通的散货马仔不同,角人一般有间屋子,能够提供“堂食”。

火箭还未取到货,就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房门打开,一群凶神恶煞的混混,来者不善。

要突然介绍来人身份,在纪录片领域是常见的叙事手法,可《上帝之城》毕竟是电影,这样有点突兀,故此导演选择更突兀的方法——

像历史纪录片介绍遗迹景点的来龙去脉,开始介绍角屋,第二篇章【这间公寓的故事】。

公寓属于一个在丈夫死后,为了生计搞点“副业”的寡妇,养活女儿和她自己,为笼络给她送货的混混,会有特殊服务,是你想象中的特殊服务。

寡妇最偏爱大块,或许是大块的家伙更大,几年后大块长大,寡妇太外行就被赶走。

大块很专业,利用青少年“送货”,在送货青年里展现出天赋的是红毛,最会做生意,因此很快赢得大块的信任,成为小头目。很快,大块没闪被警察抓住,死在狱中,红毛接手大块的一切,他不想窝在角屋,将公寓送给亲信黑虾,公寓的前世今生讲述完毕。

黑虾没做多久,就迎来小霸王。

没错,凶神恶煞的混混,是小霸王团伙,十岁就能犯罪的规划能力和执行力,长大后的他……怎么说呢,面露凶相。

故事又切回六十年代,在小霸王十岁时心中想法就是要成为上帝之城的龙头,情侣酒店凶案当晚,他冲进去开枪杀人,闪回交代更清楚,“不让我过瘾”小霸王不为钱,冲进去就是为如愿以偿杀人,将旅店里目光所及的活人都杀了后,怕长毛象得知,就离开了上帝之城,和小伙伴班尼一同在里约热内卢打工。

“有强烈的反社会性人格,携带着犯罪者的基因。”很难想象,这话是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主席口中说出的。

当初头槌抢走的钱,和旅店凶案无关,是小霸王与班尼打工和坑蒙拐骗所得。

为什么头槌至此后再也不见踪影,没人在抢夺小霸王的钱后还能活着离开他的视线,当场火箭的哥哥头槌就被打死,紧接着观众都没反应过来,一段凌厉的快剪,小霸王开枪杀人合集,那发自内心的笑容,“砰砰砰”枪声下时间穿梭回到七十年代。

出手狠辣凶残立威,十八岁小霸王就成为里约热内卢头号通缉犯,以及恶名昭著的大混混,嚣张跋扈的性格,只有从小一起长大的眼镜班尼能规劝一二。

“他们都是毒贩”“他们都很有钱”“毒品才有赚头”、“我懂了”、“尤其是卖白面”、“要求本钱”、“不必”“直接杀了他们接手”“什么时候开始?”“马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