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位面发展计划

第九百五十章 幕后黑手(1/1)

目录

“今日申时下刻,因为长子金吒次子木吒为名,我夫妇商议叫她哪吒。”李靖答道。

道人脸上一喜说道:

“福缘之女,天顺其意,根骨奇佳,若道友愿意,贫道愿意收哪吒为弟子。”

李靖脸上一喜却又有些为难样说道:

“我长子随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修行,次子随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修行,这小女刚出生,这……”

太乙真人哈哈一笑说道:

“无妨无妨,我赐这孩子两件宝物护身,我可元神传音传她功法,她便自可修行道法。

哪吒生逢吉时,只要道友不娇惯于她,她天姿聪慧必定可一日千里。”

说话间太乙手一抹一金一红两道光落到哪吒身上,金光化作一个项圈闪闪发光,红光变作一张长绫挂在她双手上,太乙捏了捏哪吒小脸儿说道:

“哪吒,为师送你乾坤圈和混天绫,你可记得不要乱用,待你修炼有成,为师传你压箱底的功法。”

“谢谢师傅。”

一直笑眯眯的哪吒娇声回了一声,太乙真人不禁开心着哈哈大笑起来,这师傅收徒,李靖便设下家宴招待,可萧江只能在围墙上干瞪眼看着,不过他总觉得有些意外,因为以他的幽冥之眼可以确定太乙是真的开心,那么说把哪吒弄成男孩还生在大凶之时的人并非他。

萧江深感疑惑地看着大厅内正开心聊天的李靖和太乙真人,忽然他感觉一丝极其微弱的空间波动出现在不远的房顶上,他心中一动猛然全力打开天眼,只见天穹之顶一道阳光破开云层形成一个巨大的眼睛看向房顶之上。

光芒消除着一切伪装,只一瞬间,一个身高足有一米八的高大卷毛道人显出身形,这人愕然一下看向天空中的天眼,他面色一紧立刻化作金光消失不见,同时天空中的天眼也消散不见。

大厅内太乙和李靖也感觉不对劲闪身到了房顶之上,太乙真人手指掐动算了一阵后说道:

“这天机紊乱,居然算不出什么,只是好像有人打算算计什么被人给破坏了,也是怪了,他们是谁呢?”

李靖皱眉说道:

“真人,莫非这些人是为了小女而来?”

太乙摸着长须額首说道:

“哪吒出世,我便感觉她有着天命在身,或许有些有心人想破坏哪吒命盘被人反破坏了,暂且不管那么多,以后让她小心一二,不过有我在,谁敢对她动手,我会和他拼老命的。”

太乙护短性格毕现,原著中这太乙就不管那么多,哪吒误杀石矶娘娘的童子,太乙甚至干脆杀掉石矶娘娘替自己脱劫,哪吒杀了龙王三太子,太乙更是出馊主意让哪吒逼龙王,最终闹出水淹陈塘关的事情。

萧江在墙头看了眼太乙,身体一滑落到街道外便悄然离去,而在数千里之外一个诡异的大殿内,燃灯一脸紧张地看着面前两个比他毛还卷的男子,这两个男子一个高而瘦一个矮而胖,身着黑袍显得无比冷静的样子。

燃灯说道:

“二位尊者,我可能已经暴露了,要是元始知道我已叛离道门,说不得会处置我的。”

这一高一矮的道人便是西方教的接引和准提,接引平静地看着燃灯说道:

“你说你打算以逆阳诀改变灵珠子性别和生时被人破坏,去窥探时又被天眼识破,说不得你是被圣人看破,不过我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你命数有变,莫非是娲皇宫那位?灵珠子可是她的弟子,她不会任由他人乱来的,这样的话倒是没啥问题,被她看破打不了认为你只是好奇去看而已,只要没被抓住现行都可以推诿的。”

燃灯松了口气说道:

“那倒也是,我没有动手自然没有太大把柄,元始天尊没有发现我那就没问题。

不过之前封神榜异变,混世四猴中上榜之人消失不见,以元始圣人的心性,能够看见他变色简直无比困难,可他却为此事紧张,莫非那四只猴子有啥特殊处不成?”

接引面露微笑摇头道:

“有用也无用,不过我们最主要的是要让西岐夺得东土共主之位,否则我们与元始太上商议让西方教介入东土效果就差了太多,未来更得多多算计,其中那石猴就是我们的关键,现在你还是想法挑起西岐伐商再说吧。”

“明白,那我先离开了。”

燃灯离开,接引和准提对视一眼,准提叹息一声说道:

“师兄,看来我们还得去东土溜达溜达,这燃灯也不是太靠谱,不过你说是谁会对已经上了封神榜的通臂猿猴下手呢?”

接引想了想说道:

“如果说知道混世四猴真相的人,那就不出十数人,五大圣兽和龙凤老祖皆化作灰飞,罗睺更是早早被道祖击杀,然后就是我们几个成圣人后天机有感知道一些。

我们现在最怕的是比我们还早的洪荒古神,他们存在得很久,有些还留着混沌部分记忆,若是他们出手,就算是所有圣人联手估计也难以查到。

所以我们必须在未来处理掉其中一个猴子,这样才可以高枕无忧。

不过相比于猴子,我们现在的事情最重要,要是得不到人王逆天之誓,我们就会无比辛苦了。”

准提说道:

“嗯,所以关键时我们必须帮他们一把,哪怕道祖出面我们也得为西方教未来全力以赴。”

……

这西方教算计什么现在与萧江关系不大,严格意义上来讲,只要他不暴露一切都不是问题。

让哪吒正常出世,萧江心情显得很不错,同时发现了哪吒成为男孩的幕后黑手,这也让他明白这封神中远比小说还复杂。

至于别人算计西岐要干败殷商他一点不在乎,他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等待好处送上门来。

“你这贱妇,居然敢偷人,你以为我姜尚是什么人,今日不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姜尚枉为人。”

萧江正赶回朝歌,刚到城郊不远,他便听到一阵怒喝冲霄而来,其中的怨气差一点把他悠哉悠哉的云头给冲散。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