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书网>玄幻奇幻>天启王座> 第六百一十一章 真武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百一十一章 真武(1 / 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iqisuu.com请收藏

便在此时,乌云密布的天空中忽然下起了雨,第一滴雨滴到了白重楼的剑上。

然后便是一千滴雨,一万滴雨,倾盆暴雨。

磅薄的大雨哗啦啦地落入万法宗坛中,落在那些沟壑之中,除了雨声之外,所有人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观众们望着那在大雨中直腰而立的两人,眼神震撼,无言以对。

雨水落在张怀柔的身上,跟他的肌肤接触的瞬间便变成了浓浓的水汽,让他的身形潜藏在白雾之中,模糊不清。

张怀柔此时的眼睛很亮,像是有人在里面倒入融化的金水般,让他可以看清楚这个世界的细节,包括天地气机的流转,体内的气机逐渐臻于巅峰境界。

他作为被龙虎山寄予厚望的练气之人,从小便要学着去读懂气数天运一事,天地气运看似虚无飘逸,实际上就是天道所向,顺天之意万事皆顺,相反,逆天而行便是窃天之贼,轻则身死重则湮灭。

所以张怀柔这次窃取天地气运一事,不仅仅是对自身生命的漠视,甚至已经让某些天上仙人注意到他的异动,强行踏入陆地朝仙境界的他拼了命也要战胜白重楼,逼着白重楼走出艰难的选择,究竟是意气用事,不计后果也要留下那份奇门大箓?还是想向白重楼证明人定胜天,超越过去那个难以超越的自己?

相比于陆地朝仙状态下的张怀柔的气焰汹汹,白重楼的脸色依旧平静,谈不上恐惧,甚至有些无奈。

虽说此时站在张怀柔的对立面,但白重楼看见这浑身透满仙气的白衣年轻人,口中不得不发出由衷的佩服,觉得这下下武当山参举武举果真没白来,或许他还能得到更多。

”借仙之力又如何,你这是飞蛾扑火啊。”然后白重楼垂下那把武当古剑,抬起左手,指着张怀柔的立足之地,缓缓道:“来,我知道你不仅想要赢我,甚至还想杀我……来,我就在这里等你来杀。”

“张怀柔……来杀我吧,证明你龙虎山才是真真正正的天下第一。”

“来啊……杀了我你就赢了!“

这一刻,在张怀柔的眼中,白重楼的面容仿佛变成一尊人间妖魔,彻底激发了他内心中的那丝心魔。

张怀柔伸手往空中随意一抓,手中骤然多了一把由雷光环绕的大剑,丝丝缕缕的雪白雷电缠绕不止,怒喝一声瞬间来到白重楼的面前,气势如虹般劈向白重楼的脑袋。

白重楼在这个瞬间微微侧身躲开那一剑,同时轻描淡写地递出一剑砍中了那把雷剑,此时令他周身笼罩在电闪雷鸣的光芒中。

这把无中生有的雷剑发出雷鸣般的巨响,当场就被白重楼斩断,张怀柔眼中的金色随之一黯,随即怒喝道:”白重楼,我要杀了你!”

白重楼毫不畏惧地直视这位裹在金光之中的陆地半仙,眉毛一扬。

做人你还行,成仙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毁去雷剑的白重楼并没有乘胜追击,收剑回鞘后消失在张怀柔的面前,用的还是云鹤步。

白重楼可以凭借身法躲开张怀柔的追杀,但是想要战胜他对话,则是需要继续等待,等待那一剑的到来。

此时观战的人们神情变得极其专注,十分好奇白重楼这个凡夫俗子接下来会如何应对以成半仙的张怀柔。

稍微冷静下来的张怀柔有些意外白重楼能轻易毁掉他的雷剑,只见他伸出手来做托物状,仿佛要用什么力量去镇压白重楼般,锃的一声出现了一块雷光大盛的龙虎正法方印,方印上有紫光符箓盘旋缠绕,沉声道:“百丈镇压!”

咔咔咔咔!

数十声连绵不绝的雷声响起,粗入合抱之木的天雷破空而下,向着白重楼的的身形追去,仿佛要毁灭这片人间般。

但白重楼还是没有如何大幅度动作,手掌就是握着剑柄和鞘边,对着那些尾随而来的天雷直接打了下去。

打下去的过程十分干脆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这不像是任何的剑法,也看不出有何精妙之处,就像是稚童拾起木棍,在星空下随意挥舞般。

然而这平淡无奇的一棍,却一把撕碎了那些即将落在他身上的天雷,让贵宾席上的某几位大人物欲言又止,其中一位忍不住惊呼出声。

“疯魔棍!

白重楼这一招,恰好就是上一任武当掌教的成名绝学,疯魔棍。

罕有下山经历的武当上任掌教徐澈元曾经在对抗影月教的战争中,和老天师携手围杀影月教的大宗主,以此棍法打断了对方一臂。

这些盟老们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棍法了,在那场清洗之战结束那么多年后,这种棍法自然也从他们的记忆中慢慢淡去,但他们依旧认得这套棍法是来自于武当老掌教的手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声惊叹,情绪变得极为复杂。

在那场战争结束多年后,老掌教带上山的白重楼曾经见过他在真武大殿外耍过这样一套棍法,结果就被记忆力极强的他给偷师去了。

这套棍法因其动作矫健敏捷,快速迅猛,如疯似魔而得名,目的就是为了将对手迅速击倒,故而交手中对手有眼难避,根本无法避开,只能被动挨打。

此时白重楼用出的疯魔棍可谓是声势惊人,估计这一幕让那位驾鹤仙去的老掌教看见的话,恐怕也会感到震惊。

白重楼以剑鞘为棍拔地而起,身形扭转,一棍便撕一雷,尽显当代武当之望的风流写意,那些刚刚触他还未彰显天威之力的天雷只能在他这套棍法下烟消云散。

在面对这些滚滚直下的天雷,白重楼的神情依旧是凝重无比,棍法横扫之势太过直接,没有慢上哪怕一点。

而下一刻,他的身形恰好出现在张怀柔的头顶上,并没有拔出那把剑来,同样是以剑鞘为棍,对张怀柔的脑袋简单砸下。

直到这一刻,张怀柔才发觉自己的头顶上落下一片阴影,避开或者不必避开已经没有意义了,只能直接硬抗这一下。

源源不绝的雷法地从他的手掌中喷散而出,宛如狂蟒渡江般摧枯拉朽而去,直接命中上了白重楼手中的剑鞘。

五雷正法对上疯魔棍,仿佛是龙虎山跟武当山对上般。

武当山派来的年轻道士想要赢下龙虎山的高徒,似乎就要赢下这五雷正法般。

剑鞘带着摧枯拉朽的力量直劈而起,那些翻涌成潮的雷法被他的剑鞘给破开,剑鞘结结实实打在了张怀柔的脑袋上,然后被他的金光之给格挡住。

接下来无论白重楼的棍法如何迅猛如雷,都会被张怀柔的金光气罡给挡下,无法破开,所以在极短的时间里他就已经往张怀柔的身上挥了一百多棍。

啪啪啪啪!

比武场内响起震耳欲聋的撞击声,棍法如同滂沱大雨倾泻而下,毫不留情。

这是武当山和龙虎山之间的决战,每一道炸出的金光都照亮了观众们的眼睛,像是火树银花瞬间炸开,这些金光是白重楼的剑鞘击中张怀柔身躯时震荡出来的气机余韵。

世人皆知武当以太极和道法闻名于世,但在白重楼和张怀柔的对决中,没有他们想象中撒豆成兵的巍峨壮丽,更没有气机磅礴的道术斗法,白重楼却像个莽夫殴打自家孩子一样,一棍又一棍地打在张怀柔的身上,打在这个高高在上的陆地半仙身上。

张怀柔闷哼一声,面色苍白,被金光气罡包裹下的身躯微微颤抖。

陆地朝仙状态下的他居然被一个凡夫俗子给压制了。

最后那一棍,白重楼的剑鞘终于击穿了他的气机真罡,狠狠打在了他的胸膛,让他倒飞而去。

如果现在的张怀柔不是处于陆地朝仙状态的话,硬生生挨了白重楼这一棍,或许会直接击穿他的胸膛。

这一刻让张怀柔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本就透明苍白的脸色边变得更加苍白,眼中更是茫然不解。

下一刻,陷入愤怒中的张怀双手指掐诀,含糊不清地朝着天空喊了一句话,引发出令所有观众为之震撼的天地异象。

只见那一道金光贯穿了那乌云密布的天空,一道刻满金黄古篆的天梯,缓缓垂下。

一位位浑身金黄的天上仙人顺梯而下,这一幕让楚瞬召脸色剧变,同样陷入惊惧中的还有那位龙虎山大天师。

白重楼望着那些神色不明的天上仙人,眼中没有敬畏,更多的是淡然,或者是敌意。

你敢开天门降天梯请仙人,小道就敢这道天梯给砍了,让这些高高在上的仙人都变成遗留在人间的孤魂野鬼!

然后那一剑便穿云而来。

这一剑直接穿透了某位仙人的身躯,连同仙人体内的神格也一同粉碎,仙人陨落坠人间,体内气运像是夏日萤火般消散而去,留下一大串不绝于耳的哀嚎。

这一幕,令剩下那些打算顺梯而下的仙人又惊又恐,有仙人怒喝道:”竖子岂敢!汝可知吾是何人!”

伸手接住天外一剑的白重楼并未理会仙人们的责问,而是反手一剑插入地面中,面目庄严。

天地之间骤起光明,迅速驱散了天空中剩下的乌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奇书网